【歪果有话说】跟这款社交软件比,旅行青蛙都不配称佛

银江孵化器 2020-09-23 08:26:03

上周被青蛙霸占了朋友圈?

不不,我的朋友圈风平浪静

因为

都是假的

(。= ω =。)

下班路上,公交车摇摇晃晃,像平时打开微博一样,习惯性地打开Binky,开始刷

一条条bink在眼前有节奏地滑过

形形色色的自拍,好看的人;

五光十色的餐厅,好拍的甜点;

可爱的小动物,哈哈哈…嗯。

顺手按了右下角的小星星表示喜欢

不喜欢的,就往左滑;喜欢的,右滑

在键盘上乱敲一通,就有自动评论生成

 

看似和身边在刷朋友圈的其他人一样

但事实上你在Binky所做的一切,都与现实世界无关——你的点赞、转发、滑动都是毫无意义的,没人会搭理你。

就好像身处太空,无论怎么喊,别人都听不到




Binky是一个

既没网络也没社交的

社交网络应用。





正如APP自诩“有史以来最无压力的社交媒体”。不像推特或Instagram那些“真社交APP”那样令人满足,Binky比它们更满足用户的原始心理需求。Binky上所有的帖子都是人畜无害的日常风景和景物图片。如果某个帖子不讨你欢心,可向左滑动将它屏蔽。除此之外,Binky也不会为点赞和转发计数,激发你的数字敏感。


Binky 开发者丹·库尔茨(Dan Kurtz)说Binky 的开发源于一瞬间的个人情绪。在等火车的时候,他通常会随意浏览社交媒体应用,而Facebook 或是Twitter上的信息总是让他的情绪卷入一些莫名奇妙的事件里。这不是他刷消息的初衷,因为这些事大部分跟我们生活没有一丁点儿关系,更多时候只是为了刷而刷。


如果他只是像一般人一样,把这一切归咎于自制力与诱惑斗争的惨败,而有意识地减少花在这些软件上的时间,甚至一怒之下卸载软件,那就没有这个故事了。库尔茨开始思索把这样的“反社交”需求提炼成最精简纯粹的服务,完全没压力地“玩手机”。

从段子、图片、短视频的角度来说,它毫无内容可言。但它满足了你有目的地刷屏、打字和回应内容的心理需求。人们对智能手机触屏的新鲜感早已过去,而“强迫”使用手机的焦虑感早已泛滥。不管你喜欢与否,这习惯就这么形成了。

 

当今的智能信息时代的商业模式主要靠流量和内容来实现数据的变现。这意味着科技巨头变着法儿地让用户参与内容创造与传播,使其服务帝国不断壮大,将用户量与活跃度撑起收入和股价。与此同时,用户享受这些服务的乐趣和好处也在日益减少,随之而来的是公共平台上的矛盾和社交疲惫冲淡了原本的乐趣。


所以Binky 只是一个玩笑,还是行为艺术?或是一种无需砸坏自家无线路由器就能戒掉社交应用的工具?抑或是一款在设计理念上与Yo(一个只能发“Yo”给好友的APP,2014年估值500万美元,融资150万美元,现已成为科技泡沫的典型代表)截然相反的应用,准备在合适的时机以令人难以置信的估值大规模融资?

 

也许,Binky 兼具了上面提到的所有元素。重要的是它促使我们思考,为何每二十秒钟就要看一次手机。尤其是让我们去思考什么能令我们真正感到快乐。当我们在 Twitter、Facebook 和各种各样的评论区打嘴炮的时候,也许 Binky 就是一个心灵自留地:一款没有任何社交成本、可带来即时满足感的工具,帮我们戒掉社交媒体依赖症。


库尔茨说:“我想要将这个玩笑继续开下去,我也乐在其中。”他认为围绕 Binky 社区可以打造一个全新的品牌,“这个玩笑越有趣,我的态度也就越认真,所以如果你有熟人打算将钱投到跟幽默有关的地方,我会张开双臂,与这些潜在投资人聊聊。”



来看看这款神奇的佛系APP



下载一波,走起~ 

随缘点赞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