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万四千.陆.王的悲歌

特纳卡 2019-05-25 00:27:05

来到蒲甘游玩,除了参拜佛塔、欣赏日出日落,乘坐热气球以外(壕无人性的项目(;′⌒`)),购买精美的漆器,也是蒲甘经久不衰的一个旅游项目之一,随着蒲甘旅游业的发展,传统而古老的手工艺也为当地居民增加了额外的收入。

如今,蒲甘古城 မြင်းကပါ社区的漆器村,也成为了蒲甘除佛塔寺院外的又一个旅游景点,但我们今天的主角不是漆器,而是距离漆器村不远处一座其貌不扬的小佛塔。

从外观上看这座小佛塔和蒲甘那些或外形高大伟岸或工艺鬼斧神工的佛塔相比实在是太过普通了,但说他是蒲甘现存两千多座佛塔当中最有故事的佛塔也不为过,这其貌不扬的外表承载的是上座部佛教传入缅族地区并最终遍及全缅的壮阔史诗和一个亡国之君无限的哀怨与最后的尊严,这就是我们今天要为大家介绍的塔寺——马努哈(မနူဟာဘုရား)

马努哈寺

如你所见,与蒲甘众多佛塔比起来,马努哈 无论是外观还是规模都显得过于普通了,如果不是事先了解历史专门拜访,或许很多游客都会把它忽略。但随意闲逛至此的游客却一定会为眼前的景象感到诧异——外观平平的马努哈佛塔的内部结构实在是太奇怪了,或者说是会给人一种极不协调的违和感。为何这样说呢?那是因为塔内的佛像和塔身相比实在是太大了,与其说是塔内供奉着佛像,倒不如说是佛像被锁在了塔里

佛塔内部的坐佛

卧佛的空间也十分狭小

马努哈寺佛塔内外部的结构图

为何在佛塔建筑工艺十分精湛的万塔之城蒲甘,会有一座如此比例失衡的佛塔呢?这就要从缅甸的主体民族缅族开始信仰佛教的历史说起了。

话说蒲甘王朝的开国君王阿奴律陀(အနော်ရထာ),遇到孟族高僧欣阿拉汉(ရှင်အရဟံ)以后便皈依了正统的上座部佛教,并驱逐了在蒲甘地区流行但腐朽堕落的密教流派“阿利僧派”(အရည်းကြီး似乎还有其他写法,笔者采信的是“缅文维基”的版本)。

但当时的蒲甘没有记录佛陀正法的“巴利三藏”( ပိဋကတ်သုံးပုံ),于是阿奴律陀就请求当时的直通国王马努哈(မနူဟာ)将承载佛陀正法的三藏经文赠予刚刚崛起不久的蒲甘。

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阿难陀塔内的欣阿拉汉像

这里要介绍一下我们的主人公直通王玛努哈,孟语称为မကုဋ在缅文历史文献中他有很多的名字,例如“သူရိယကုမ္မာ မင်းသား、သီရိတြိဘဝနာ ဒိတျာပဝရ ဓမ္မရာဇာ、 ဆင်ဖြူသုံးဆယ့် နှစ်စီးအရှင်”等等指的都是玛努哈。当时它所统治的直通国,被称为“黄金土地”崇尚佛法,文教发达,是中南半岛上最早信仰上座部佛教的地区。

这里科普一下,所谓的“黄金土地”指的就是素万纳崩密,梵语Suvarnabhum,巴利语Suvannabhumi,缅文作သုဝဏ္ဏဘူမိ,在诸多古印度文献当中都有提及的古国,但其真正的地点一直扑朔迷离,是东南亚最具神秘色彩的地名,当年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举行了第三次佛教圣典结集,之后派出了八个使团到世界各地弘扬佛法,其中由索纳尊者(Sonathera)和伍达拉尊者(Uttarathera)率领的第八使团来到了被称作“素万纳崩密”的地区传教,但这个地区究竟在哪儿一直众说纷纭,比较主流的观点认为“素万那崩密”是从缅甸的直通到泰国的佛统府一带的孟族人居住的区域,根据缅甸的传统,“黄金土地”指的就是有孟族统治的直通国,且有完整的王室谱系和诸多碑铭为证,笔者最近正在整理资料相信会尽快和大家分享“黄金土地”扑朔迷离的前世今生。

泰国曼谷的素万那崩机场

而当新晋的蒲甘国王阿奴律陀谦卑地向他恭请三藏经典时,他却傲慢地认为缅族是北境蛮夷,不配拥有至高无上的佛法僧三宝,因而无礼的拒绝了蒲甘王国的请求,这也激怒了当时风头正盛的国王阿奴律陀,于是佛历1600年(缅历419年;公历1057年)蒲甘的大军挥师南下,展开了对直通国的进攻。

在这次征战中有许多知名的缅甸将领参加,如ကျန်စစ်သား၊ ငထွေးရူး၊ ငလုံးလက်ဖယ်၊ ညောင်ဦးဖီး 等等,其中ကျန်စစ်သား后来更是接替了昏庸的修罗王(စောလူး)成为蒲甘王朝的第三代君王,也是蒲甘王朝最文韬武略的国王之一。

武将造型的阿奴律陀

手捧三藏圣典的佛教徒阿奴律陀形象

玛努哈畏惧来势汹汹的蒲甘大军,于是将城门紧闭,阿奴律陀的军队在城外包围了很久,但一直久攻不下,最后是一位叫做ဗျတ္တ的勇士1】设法混入了人直通城内,并最终将玛努哈及其众王室成员抓获,直通国灭2】

1】这位勇士还被称为သူရဲကောင်း ကုလားခြေလျင်,因此一些资料认为他是印度的穆斯林,但查阅莫卧儿王朝的历史笔者认为这样的观点值得怀疑,ကုလား一词并非专指印度裔,在一些语境中甚至可以代指欧罗巴人种,ဗျတ္တ的故乡笔者个人认为是今天的波斯一带,不过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来印证,而他的妻子则是缅甸传统神灵信仰中的著名神祗“卜巴”夫人,他的两个儿子瑞瑸兄弟(ရွှေဖျဉ်းညီနောင်)后来也被缅甸人奉为神灵,并且其信徒不吃猪肉,原因就是两兄弟的父亲是穆斯林。2】虽然根据王室谱系玛努哈之后直通还有新王但多是蒲甘的王室代管或类似傀儡类型的国王[此处存疑待考证]故此处忽略不计。

据说得胜的阿奴律陀是用玛努哈的32头白象驼回三藏经典的,除此之外还将佛陀的舍利子和发舍利以及直通王氏成员、3000多位博学的上座部佛教僧侣、不计其数的孟族工匠带回了蒲甘,蒲甘成为日后的万塔之城恐怕大部分要归功于这些孟族工匠,上座部佛教也自此传入缅族社会并最终扩散到缅甸全境,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和玛努哈一起被俘来到蒲甘的一位孟族王子尼奥钦(ညောင်ချင်း)死于麻风病,后来被缅甸人奉为【外三十七神祗】之一

在两年后的1059年(一说1067年)玛努哈希望在死前能修建一座佛塔来供奉佛佗来为自己做一些功德,征得阿奴律陀的同意后,他便建造了如今的玛努哈佛塔,至于他为什么将佛像建的如此巨大而塔身很小,据说是为了抒发他作为亡国之君寄人篱下的哀怨心情,巨大的佛像和狭小的佛塔象征着自己的俘虏生涯,据说他曾许下誓愿“无论未来轮回到哪里,只愿自己再也不要被别人征服!”。

阳光透过狭小的天窗照在了佛像的脸上

以上就是玛努哈的“王之悲歌”~也是今天让游客惊叹不已的玛努哈寺的由来。

关于玛努哈被俘后的经历,笔者听说过许多版本,一些说法称他和其他王室成员终生作为塔奴留在了蒲甘,另一种说法则是虽然没能再回故地但受到了阿奴律陀的优待。笔者个人更倾向于后者,因为从后期大量的碑铭和各种文献上看缅族和孟族的关系并未因此交恶,反而孟文一直是蒲甘王朝的官方文字之一,且蒲甘王室多有和孟族通婚的现象,如果阶级差异如此巨大,这样的事情在当时的背景下几乎是无法想象的。

另外笔者还看到过阿奴律陀战胜后依然顶礼玛努哈使得其寒毛竖立彻底折服的描述,虽不知有多少可信度,但笔者认为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缅孟两族关系的真实情况。

如今供奉在玛努哈佛塔旁的玛努哈和王后宁格拉的塑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