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特别策划:元旦三天国内旅游好去处(二)

香河广播电视台 2019-06-17 21:08:45

厦门:琴声中的海上花园

亮点:看海观鸟

  元旦期间让你尽情游玩海上花园城市——厦门和有海上花园之称的鼓浪屿,游客可在这富有欧陆风情的花园小岛自由观光。并游览“菽庄花园”和全国唯一的钢琴博物馆。

  每到冬季,厦门几乎每个周末都有观鸟行动。人们拿着望远镜,带上相机,出动。

  生在厦门的观鸟人是幸运的。因为厦门具有观鸟的良好客观条件,尤其在冬天,更是观鸟的黄金时期。每年10月中旬,北方的冬候鸟会成群南飞,经过厦门各处的公园和湿地,有的作短暂停留,有的则会在这里待上一个冬天。一到冬季,在海边滩涂,在城郊的水塘鱼塘,在市区的公园里,都是观鸟的好去处。最容易在厦门冬季看到的鸟有鹭科的大白鹭、小白鹭、苍鹭、池鹭,鹬行鸟科的青脚鹬、矶鹬,水鸟中的黑水鸡、白胸苦恶鸟等等,足够让所有爱鸟的人大饱眼福。当然了,观鸟不是当地人的专利,元旦期间,你也可以当一次“鸟人”。

  广东的温泉资源非常丰富,享用多了,也该换个口味,那就去厦门,厦门拥有丰富的地热温泉资源,厦门温泉的水温大多在40℃以上,多数为微咸或咸水温泉,矿化度最大达20.31克/升。目前已开发的有日月谷温泉、翠丰温泉和大溪温泉等。众多的温泉景区成了厦门入冬后的旅游休闲好去处。


蓬莱:云山雾海仙境缥缈

亮点:雪后蓬莱阁

本就具有“仙境”之称的蓬莱,到了冬季,随着天气的变冷,云山雾海更是厚重,“仙气”也便更浓了。一说起蓬莱,人们自然就会想到八仙过海,所以,“八仙渡”也就成了蓬莱的标志。冬季的海边,空气有些温润。八仙渡又名八仙过海口,整个景区像横卧在海上的一个大型宝葫芦,景中有海,海中有景。人们常用山高水长来形容自然山水,八仙渡的景观山水与之相比,简直袖珍得很,却充满了诗情画意,十分耐人寻味。站在大海之滨眺望,八仙渡海口就像一个亭亭玉立的凌波仙子,“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向世人展示着万种风情。如果站在园林中观看大海,那茫茫无垠的碧波,令人心胸为之豁然。

  若是去时遇上蓬莱刚下过雪,那观蓬莱阁就美俏至极了。其远眺迷茫,近观苍松翠柏枝头上则满是洁白的雪绒。蓬莱主阁位于蓬莱阁建筑群落后部居中,始建于北宋,明代扩建,清代重修,高15米,坐北朝南,双层木结构建筑,绕以回廊,上悬清代书法家铁保书写的“蓬莱阁”三字匾额。再东行即是避风亭、澄碧轩、卧碑亭和苏公祠,祠为纪念苏轼而修,有老先生石刻像一幅,诗文刻石满壁。祠东有宾日楼、普照楼和观澜亭,是观海和看日出的好地方。阁后有仙人桥,传为八仙过海处。冬日里,也都云雾缭绕了。


九寨沟:冰水交融琉璃世界

亮点:蓝宝石般的水

  今冬,受强冷空气影响,四川比往年更早迎来了降雪天气。元旦到九寨沟估计能欣赏银装素裹。雪后放晴时,树正、诺日朗、珍珠滩、箭竹海等瀑布前的每棵树都吊起了冰挂,离瀑布最近的几棵柏树还会挂起冰葫芦。长海、五彩池、天鹅海、五花海等都披上了冬装,海拔较高的长海、箭竹海等景点都堆起了近10厘米厚的雪。

  冬日九寨的景色有着冰清玉洁的优雅和纯净,当然它也富于变幻,高纬度银装素裹的山岭峰谷成为冬日里一道洁白的风景线;中纬度的海子上呈现着半冰半水难得一见的美景,犹如艺术大师精心绘出的一幅幅绝伦无比的经典画作。

  水是九寨沟的灵魂,冬季到九寨沟看雪,更要看水。因为富含矿物质,这里的水是不结冰的,七彩池水依旧七彩。张扬透明的水像是童话里的蓝宝石,虽有雪花飘荡其上,依旧不改风采。七彩的水中有长年不烂的枯枝,还有一种无鳞鱼,静静地凝视水面,方才能看到小小银色的鱼儿穿梭。

  日则沟的镜海也非常神奇。经过宽阔的山谷,顺着溪流向下,两旁有几户民居,如入仙境。镜海就在空谷的下游,狭长的湖水被林木包围,对岸山壁像一座巨大的石屏风。镜海的倒影独霸九寨沟,平静的湖水就像一面做工精美的镜子,将水上的景物毫不失真地复制到水下来。


黄山:满山雾凇动静皆宜

亮点:雪中的奇松怪石

  俗话说“黄山四季皆胜景,唯有腊冬景更佳”,所以元旦是黄山赏景的最佳时期。雪后的黄山,漫山遍野的冰雪之花,如冰雕玉琢,晶莹剔透。尤其是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著称于世的“四绝”,更具有独特的山岳风光景观。

  雾凇、雨凇、冰挂是冬季黄山的又一亮点。“凇”,即是云雾滴、雨滴在地面物体上的冻结物,由云雾凝结而成的称为雾凇,由雨滴凝结而成的称为雨凇。雾凇、雨凇有时则凝结成钟乳石般的冰挂,犹如珠帘长垂,风吹树动,冰挂撞击,叮叮当当,宛如一曲曲动听的音乐,和谐有节,清脆悦耳。

  黄山的动态美则来源于云海。黄山云海最佳去处在玉屏楼前、清凉台上、排云亭、白鹅岭、光明顶。由于元旦时天已寒冷,北方冷空气频频南下,雨雪天气较多,致使山谷底层水汽充沛。雨雪过后极易形成云海,而且凝结的高度一般都在1000米左右,如果遇到晴天,风小,云海比较稳定,有时能持续长达3天之久。云海有时风平浪静,有时虚无飘缈如薄纱,亦会如一铺万顷的平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