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义山东游记!春暖花开,常宁周边一日游最佳游玩地!

常宁生活圈 2019-07-07 00:41:50

大义山脉东麓西岭的五门,辉山的峡谷,阳家的毘帽峰,人称风景秀绝,可冠衡岳。神往已久,一直渴望有这样的一次行旅。久雨的四月,再不放晴恐怕会辜负这个人间四月天。恰好月中旬后,天气转晴,姐的同学弘山发出了邀请,约我们去这几个地方游玩,大家积极响应,呼亲唤友,结伴成行。


周六清晨,风和日丽,气候宜人。约好的几台车从城东出发,鱼贯而行,浩浩荡荡,首尾不能相应。约半个小时,至西岭境,直奔五门。五门是一个村的名字,不晓得是不是因有五条门而得名。邀我们来玩的弘山兄是一个生性洒脱懂得生活的成功男人,五门正是他的家乡。这里的气候土质适宜种稙药材,当地村民有在山脊石林间的薄土层里种植牡丹、芍药的传统,每年的这个季节,正是花开的时候。

 五门的山并不雄伟,但山势崄峻,道路曲折,莫可名状。车队一路层级盘行而上,约二十分钟到了五门的一个土村子。一下车,就见到了一排长长的抖墙屋,古朴、原始、自然地没入在群山茂林之中。我想,这里住的村民,怕是过着神仙居一样的日子吧!

出了村子,左边一条鸟道曲径通幽,可至山顶,右边一条长长的石磴路,有百十来磴,向下延伸到一口古井,一簇山花静静地开在古井旁的石崖上。其他人早沿着村子左边的石头鸟道往上爬,我和老婆顾不得他们的喊,抓紧时间拍照。

土屋、石磴、古井、茂林、山花,如此美景,还有那天精心穿了靓衣的老婆,业余的摄影水平也会成为专业。我把从石磴上款款而下的老婆拍得好迷人,恐怕五门山顶美貌的芍药仙子也会嫉妒她!

上山的小道掩映在草藤山树之间。两边灌木怪石夹道,荆棘密布,低头蛇行,如入绿幕幽林之中。这是一条就地取材但又不像精心修整出来的石板石头路,有不知名的细草藤蔓,从鳞峋的石护坡缝隙中伸出头来,青茐可爱。曲径古朴自然又迷人。

路崖下树叶随着树枝伸上来,有的刚露新芽,叶如清明前的茶,有露珠晶莹剔透似要从新叶上滑落,间或有一簇簇的野花开得正艳,似有几分娇羞,异香诱人。

沿着蛇形小径盘旋而上,至山顶突感高敞空豁,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的矮石林。峰头土石,随地而异。磷石乱叠,如削如刻,有的如笋直挺,有的如镰侧卧。石林的翠绿丛中芍药插天,艳如桃杏,朵朵扑入眉宇。此时牡丹已经开谢,芍药还未全放,不过也小有规模,红的、白的、粉的,妩媚娇羞,争奇斗艳。有的芍药直面盛开,大如茶碗,似初生孩童的笑脸;有的从石顶后露出,宛如古时女子头上的发髻。

可惜今天来的美人太多,不然来拍一幅“史湘云香眠芍药茵”也是一个不错的摄影创意。芍药花位列“六大名花”之一,“五月花神”当之无愧。花美如此,令人心旷神怡。美哉!乐哉!

今天来五门观花的游人络绎不绝,人比花多。几次想询五门这座山的名,人群中一直没找到弘山。想到这山与下午要游的辉山遥相呼应,于是开玩笑与姐说,就叫“弘山”吧,也算是我对弘山兄热情接待表示的一点谢意!回来后,晚上与国良兄聊起五门,知道五门是雅宁兄、老醋鱼他们最先来采风摄影并宣传,资源共享,让五门深闺人尽识。

聊起五门的山名,国良兄早就给取了名叫“空中花园”,这名取得好呀!更贴实景,且已为当地及游客接受。想来做什么都得趁早,连给山取名,国良兄也捷足先登了,让我引以为憾!后发微信询弘山,得知此山叫“峰岩山”, 看来当地村民也是取名高手。下次得约个花期,邀国良兄、当地贤达及我之流到五门山顶来场“五门论名”之会。


观花太过流连,饥肠早已辘辘,不得不依依惜别芍药仙子。好在弘山兄早已安排妥当,就餐辉山一农家饭店。驱车南行辉山,穿行于大义山东麓的群山峻岭之间。

此时我忽然想起大义山西麓的庙前,那里喀斯特地貌发育较充分,像一个丰姿卓约的妇人,让人爱之历久弥坚;罗桥汤市的喀斯特地貌掩映山林,更像是一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妙龄村姑,难得一见。而东麓西岭这里的喀斯特地貌,就像一个正在发育情窦初开的少女,让人爱之怜之,舍之不得!

 

辉山已过常宁、桂阳界。餐后西去约十余里,远远望见前面山路旁两块巨石层叠,悬于山崖边,让人疑为电视剧《红楼梦》片头石取景之地。至叠石处下车,不想“勤劳”的当地人,竟然在叠石前又用水泥仿了块巨石。画蛇添足,如梗在喉,令人叹惋。

沿着叠石边一条人工悬廊复径,循岩宛转,蜿蜒而下。然绳缆全无,让人惊恐万状,似感深谷万仞,下临无际。两侧绿枝夹道,山花缤纷,翠丛中偶有一两丛山鹃映发,幽艳异常。顾不得凄绝美景,牵枝附岩,徐徐而下。

约一刻钟,有哗哗溪流声从掩映的灌木丛中发出,始知已降辉山大峡谷谷底。不久见山谷左侧一条涧溪自南向北奔涌而至,溪流蜂拥,混浊不堪,询同道游人,知开矿所至。从涧中圆石渡过浊溪,只见右前一条清溪自西而东随流出峡,与浊溪相合,清浊相交,浊浊北去,不知流向何方矣?

沿清溪入谷,自左侧攀爬数米,一流山槽直冲而下,滔滔注入下面一个小潭,清澈透亮,流光可鉴。早有游人如织,摄影掬水,人声鼎沸。此潭水自上一方形槽斜斜流入,还算不得瀑布。

毕,越左侧石壁而上,抬头就见一池深泓,三面石壁悬峙,嶙峋对耸,参天而起。一巨石落坠上源岩石之间,状如瓮口堵石。巨流自上而下分成两股,夹立甚隘,从瓮口两侧怒坠深潭,状如白练,蔚为壮观,风景堪绝,乃辉山七渡水瀑布是也!

此处游人更多于下面小潭。越涧近潭,清流入眼,瀑雾浇面,轰雷倒峡之声不绝于耳。碧潭清澈,下瞰无底,深不可测。掬水入口,冰凉彻骨,让人心坎里不觉充满了一股清爽之气。抬头见上流瀑布两侧游人无数,瓮口巨石上一二游人危危焉立石上,弄姿拍照,溪侧三两游人,又跃跃欲跳。摄照留影,徘徊甚久,不忍离之。

攀潭左侧石梯而上,战战兢兢,危情万状。纵步瓮口巨石,瀑如喷雪,水珠扑面,不觉心恐目眩,胆战魄飞,神骨俱惊。然下视深潭,但见碧波荡漾,水光潋滟,天水一色,不可方物,竟惊惧全忘。坐石久之,痴迷舍离。遂溯溪而上,枝垂涧边,路倚溪转,侧身屈曲,徐徐而前。循溪随峪,倏西倏南。约行二三里,入一山谷,见一庐结于涧溪旁,沿流两侧茶畦鳞次,五峰对夹,知已入“五马归槽”(地名)之中。

 

游毕辉山。稍息。驱车回返,经白沙观音村望阳家洲毘帽峰而去。左转右环,约半个小时,见一峰直耸,独出众峰之外,山尖如帽峙顶,知已近毘帽峰。此峰因远眺如和尚的帽子,故名毘帽峰。毘帽峰海拨并不高,因四周平阔,外无重峦叠嶂之蔽,但山势挺削,远望如一笔峙天,雄独之极。

驱车直上毘帽峰半山腰,舍车步行。这里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青石露耸,植被多为草灌,大部分薄土已被山民开垦为梯土。此地与五门相去甚近,也以种植牡丹、芍药为主。可惜未遇花期,芍药团团点点,不成规模,然妩媚娇艳,不输五门。沿一条险峻的羊肠石板小径,蜿蜒而上,至铁帽顶,见一雄寺峙于峰尖,似入华山悬空飞度之境。



只见寺门大书:“毘帽峰”。左联:仙居宝殿望乾坤,右联:峰耸苍穹攀日月。气势恢宏,不知何人所书。及进寺门,门内侧又有一联:门可通天仙境魅影人敬神;路承决顶寰宇情真仙显灵。听游人介绍,此寺名元帝庙,又名铁瓦寺,乃湘南道教名观。寺原为铁瓦所盖,惜已不存,不知何踪。拾级数步,见寺殿大门面东南而开,右书:乾坤都到眼;左书:日月正当头。大门仍书:毘帽峰。笔力圆润雄厚,似为博学之士所书。


后看了智君兄的游记,此处自有典故来源:当年,正德皇帝(1506——1521年在位)带着随从自舂陵水逆水而上,行至阳家洲,忽然见到帽子一样的山峰,观其可爱,舍船而登,到了铁瓦寺,顿感“乾坤都到眼,日月正当头”,不由发出“果是名山”的赞叹。顺治年间,常宁县令张芳把这首对联写到了铁瓦寺的门上。



进得殿来,一童撞钟,似颂如梵。焚香瞻叩诸菩萨毕,移步于前。一观景台,孤悬于铁帽石壁,倚峰远眺,一览兼收。东瞰舂陵,村道树木,农田村舍,包罗万象,历历在目。舂陵江逶迆南来北去,横空一练,形似长蛇兀兀欲动。毘帽峰就如舂陵江的守护神,相依相偎。西望大义山脉,诸峰朵朵,峰峦如聚,近者鹄峙罗列,远者突兀排达,峰峰称奇不让。然主峰牛迹石,虽一峰独秀,竟如毘帽峰之兄长,似俯如亲,携手相惜,双峰并峙,雄旷之极。


观景台后一屏立于大殿前,屏上一个大大的“佛”字上大书“果是名山”四字,遒劲雍容。下刻《洋洋大观》文。乃道光十七年,十数好事文人游此地后感其风光宜人而在寺前刊石以记,洋洋洒洒数百字,名《洋洋大观》。文美字遒,宛若丁真,可惜风化剥落,穷尽目力,终难全认。好在智君兄的游记尽录,不及详述。智君兄喜山乐水之雅士也,其游记读后如入其境,转录其《新洋洋大观》为记。


江山如画,往事如昨,凭栏而望,不禁慨然:

山石有幸伴名花,芍药无悔来毘峰。

年年岁岁石不变,岁岁年年花无穷。

舂陵江水流不断,日升日落脚步匆。

静乐庵旁寻芳客,铁瓦寺前顿悟空。

人生白驹一过隙,何苦奔波西与东。

岭上白云值千金,且看明朝万里红。


东游一日,天色暝暮,下岭折返,打道回府。餐饱两碗,饮水数盅,然神疲力尽,上床早歇,竟是一夜无梦香甜。


来源:牛迹石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进入交流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