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佳苗的北海道旅行攻略—找到写出好故事的决心

新星出版社 2018-11-03 14:33:54

暑假过得就快要摸不到尾巴了,夏天变成了勺子里最后一口的西瓜,阳光不再咄咄逼人,不绝于耳的蝉鸣也忽然一下就消失了。水色天空之下大口呼吸秋天,猝不及防在怀里的,已经是毛茸茸的金色季节了。


用手机拍下这样的画面之后,你,会发送给谁呢?


【Day 3 美瑛-旭川-摩周湖-网走】


旭川有女作家三浦绫子的纪念馆。三浦绫子以主妇身份出道,写出了优秀的作品《冰点》。其实凑佳苗也是这样。如果你看过《冰点》,或者你希望在一个稳定的人生阶段迎来一点不一样的挑战,不妨到这所纪念馆看看。


纪念馆外面有外国树木标本林。绫子在这里遇到拓真,接过了天空彼方的故事。


标本林的树木,树林中隐藏的生机,很有故事欲,也让人有能写出好故事的决心。


旭川 标本林


【Tips:在旭川请别错过旭山动物园,冬天可以看见萌萌的企鹅散步呢。】




欧洲赤松,欧洲落叶松,东部白松,欧洲云杉,虽说十年前遭遇过台风,但抬头仰视时觉得针叶林比在电视上看到的还要高大得多。天空很遥远,我是个渺小的人类,委身于林中的舒适感就是证据。我想把仰望的景色原样拍下来,但已经没有要发送的对象了。


用手机拍是为了发送给别人。既然发送那一步省了,用相机拍就好。我从腰包里拿出数码相机。虽是小相机,但性能很好。可无论怎么调镜头,都没法把高大的树木全部放入取景器。我下到洼地,猫着腰,差点就蹲在地上了,这样透过相机往上看,可依然照不出自己想象的画面。


“我帮你按快门吧。”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这个人我好像在哪儿见过……是冰淇淋男。我“啊”了一声,不知怎么接话,把相机递给了他。看他肩上挎着一台很好的相机,摄影技术应该不错吧。


“我想照出树木很高大的感觉。那种里面隐藏着好多生物的感觉。”


离开旭川,继续北上,去看摩周湖,去网走感受高仓健电影的粗砺和硬气,如果是冬天,去鄂霍次克海乘船破冰吧。


摩周湖清澈透明的时候,自然会感到不虚此行。但它雾气朦胧的时候,也不要灰心。因为,据说看到湖面的人,婚期将会推迟。


绫子在这里遇到水木,水木有一个二十岁的女儿,想要到异国学习造型设计。绫子把天空彼端的故事交给水木。读着绘美的故事的水木,身为父亲的水木,放手还是不放手?


摩周湖


《雾之摩周湖》这首歌正当红时我还没出生。可没来这里之前,我就已认识到“摩周湖总是笼罩在雾中”了。


展现在我眼前的摩周湖闪烁着碧蓝的光芒,比天空的蓝色还要浓重一倍,这就是摩周蓝。摩周湖是全日本透明度最高的湖,在全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贝加尔湖。




温暖潮湿的空气在北上太平洋时突然遇冷,极易在北海道东部沿岸形成浓雾,甚至有个地名就叫“雾多布”。位于北海道东部的摩周湖属于破火山口湖,寒冷的雾气越过外轮山,积存在破火山口内,覆盖整个湖面,因而有了这一现象,即使地面很晴朗,也看不到湖面。


这也挺好。听说要是看见摩周湖的湖面,婚期就会延迟。




我一直相信,比起有人和自己一起骑行,有人等着自己回去更幸福,这个想法至今也没有改变。我从没想过,自己要去等别人。


我耐不住等待,才来到了北海道。


她当时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等我呢?她收到有木雕把手的小镜子和免费送的胸针时是那么开心,不光是摩周湖的明信片,看到每张照片时都发出惊叹,让我没有产生过一丝疑问。


她喜欢湖的照片。不光告诉我摩周湖的透明度和那个迷信说法,还给我详细讲解了其他北海道湖的相关知识:支笏湖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破火山口湖,湖水深度日本第二,透明度日本第四;洞爷湖沿岸散布着温泉,在中岛栖息着日本鹿;沼泽口湖是写入《拉姆萨公约》中的野鸟栖息地;佐吕间湖是北海道第一大湖,观赏夕阳美景的圣地;阿寒湖的球藻很有名;在屈斜路湖,顺着湖畔的沙砾挖下去,就会有喷泉涌出……她的知识很丰富,可我也挺厉害,如今都还记得。


所以那年的秋天我没有去旅行,而是跟朋友借了车,自驾去了富士五湖。后来,我们两人的女儿,就取名叫美湖。


每年冬天,鄂霍次克海迎接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


想来从前,濒临鄂霍次克海的网走正是因为这样,被认为是极北苦寒之地,而用来安置犯人。于是有了网走监狱。高仓健的《网走番外地》讲述的就是这个监狱的故事。现在,网走监狱变成了博物馆。在鄂霍次克海破冰前行之后,可以去这里参观。


网走 看鄂霍次克海


鄂霍次克海就在眼前。虽然对居住在四国岛香川县的人来说大海并不那么稀奇,可濑户内海和鄂霍次克海首先在颜色上就不一样。濑户内海是蓝绿色,而鄂霍次克海是纯蓝色。面积也不一样。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海平线,就是在这鄂霍次克海。然而,浜小清水的魅力不仅在于海。沿海岸线的国道另一侧就是涛沸湖。相隔距离很近,从湖这边打出本垒打就能飞到海那边。


鄂霍次克海和涛沸湖之间全长约八公里的狭长沙丘被称为小清水原生花园,从初夏到盛夏,都能在这里欣赏到五颜六色的花朵。骑行路线和国道都从这个沙丘穿过,这里就成了能同时赏海、赏湖和赏花的独特景点。


驶过原生花园,进入了网走市内。预订的Rider House地处网走湖畔,应该用不了半小时就能开到。可现在刚四点,我决定去网走监狱看看,上次没去成。跟《雾之摩周湖》一样,一说起网走,率先浮现在脑中的就是一部电影《网走番外地》,虽说这部电影我没看过。之前,我去了摩周湖而没有来这里,是因为自己想当然地认定,骑手是不会去博物馆或美术馆的。


要常与大自然相伴……也许我从以前就是个死脑筋。


被其他骑手说“没去挺可惜”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美瑛的拓真馆,另一处就是网走监狱这个博物馆。我觉得这也要看个人兴趣,但据说这两处都很值得一看。


门票是一千零五十日元,我买了门票走进去。占地面积比想象中还大。景点指南上写着,这里是将明治时期网走看守所实际使用的建筑移筑、修复,加以保护之后向公众开放的。其中好像还有好几座建筑被列为有形文化遗产。离闭馆时间只剩两个小时了,我加快了步伐,开始从离我最近的建筑依次参观。


镜桥,正门,厅舍,教诲堂,五翼放射状平房式狱舍……建筑物本身也有价值,我却对人像更感兴趣。虽然粗糙的做工有些引人发笑,却与建筑物相得益彰。我看得很入迷,原来当时是这样的场景啊。



· 未完待续 ·







小樽的夜景,富良野的薰衣草田,美瑛的花海,摩周湖的雾,洞爷湖的烟火……北海道的广阔大地,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旅行者。踏上旅途的一瞬,他们便期待在不一样的世界看到不一样的风景,结识新的朋友,从而获得重返日常生活的勇气。一篇名为《天空的彼方》的短文在旅行者间流传,他们又会为这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添上怎样的不同注解呢?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物语终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