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阅苏州(苏州半日游)

读书与徒行 2018-12-02 10:01:04

                

 

仿佛前世有一段湿润的青春,掉落在江南的杏花烟雨里,今生的云水红尘,时时总会被那些长在心中暗自浮动的山水之情温柔撩拨。

早春二月,春意梢头。美好的季节总在趁人不备时,悄然徒转,如流的光阴,不堪错过。于是,走吧,不管是否烦事萦锁,或是只能短暂停留。


             (一)沧浪亭

到达苏州时,已是日光偏西。走出地铁站,看到的是干净的街道和被修剪得整齐有型的高大梧桐,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地撒了一地,宁静与精致是姑苏城带给我的第一感觉。

没有选择中国四大名园的拙政园和留园,有限的时间中,我匆匆赶去了始建于北宋的沧浪亭,只为一睹那副集句名联:“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沧浪亭始为五代时吴越国广陵王钱元璙近戚中吴军节度使孙承佑的池馆,后宋代诗人苏舜钦以四万贯钱买下废园,进行修筑,傍水造亭,因感于"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题名沧浪亭,自号沧浪翁,并作《沧浪亭记》。欧阳修应邀所作《沧浪亭》的长诗中以"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题咏此事,而苏舜钦《过苏州》诗中有一句"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清代学者梁章钜巧妙地将两诗中各取一句作为沧浪亭楹联,真是写尽了沧浪亭情景交融的风月山水,妙哉!绝哉!


因已是闭园时间,满园春色不及观,山楼、水轩、竹亭,复廊、漏窗、借景都抛到脑后,几乎是小跑着奔向山顶沧浪亭前。顾不得左右石径斜廊,丛竹蕉阴,转过苍翠古木,但见山岭有亭翼然,四角飞檐挑天,古雅壮丽,高旷轩敞。庭前楹联刻入石柱,再读之,自然旷达之心油然而起。


看毕对联,留点遗憾出园。才发现门外石桥接岸,一弯碧水绕园,绿树婆娑。临水长廊围墙之上,漏窗排列,式样花鸟虫兽各异,将园内外风景透巧妙相连,似隔非隔,似隐若现。



阳光已露温柔,光影迷离间,我告别沧浪亭,循着大运河的方向而去。


 

                        (二)寒山寺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为了找寻诗里的意境,我在暮色四合之时,来到了寒山寺。

名扬天下的寒山寺,最早建于佛教兴盛的南北朝时期,初名"妙利普明塔院"。传说到了唐代,寒山与拾得两位智者为了点化迷茫世人而来到此处相逢,改寺庙名为“寒山”。拾得诗曰:“寒山住寒山,拾得自拾得。凡愚岂见知,丰干却相识。见时不可见,觅时无处觅。借问何有缘,却道无为力。”佛法精深如海,一切皆为有缘。

我不爱进寺庙,因为自觉与佛的缘分浅薄,参不透的想不明白的太多,庸人自扰总是不能避免。所以每次到佛的地方,我只是远远的默看,感受一份虔诚与宁静即可。来寒山寺,我不过是想看一眼月落乌啼的枫桥渡口,打动游子的钟声是否还在千年传诵。此时的寒山寺早已闭门,从隔着的木栅门望进去,寺院静怡,佛前的烛光闪动出安宁的光芒。一只慵懒的橘猫,在寺庙的单檐歇山顶上半卧,听惯诵经闻惯香火的它大概也比我更有佛性罢。



寒山寺外不远就是古运河渡口,横跨古河的单孔石桥便是诗人张继赶考落地抑郁夜泊的枫桥。

古诗有云:“暮烟秋雨过枫桥”,又有:“潇潇暮雨过枫桥”,大概暮色秋雨之中的枫桥,更有一番游子愁绪。而张继的千古绝唱“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也是深秋的夜晚。

此时春夜,清风明月下的枫桥令人沉浸在一种心的明净之中,没有了白日间喧嚣的游客,此情此景更显出古朴的诗情画意。



忘了去桥上走一走,我只在古运河边沐着月色思绪飘散千年。人在世上行走,总有迷惘与无奈,或得或失,或悲或喜,挣扎中的灵魂在某个纷乱复杂的时刻,也许那一响钟声禅韵便能令你大彻大悟。这一夜我无缘听得钟声,但我相信,总有属于我生命的钟声,在清越回转中,让往事如尘,让结局似菊。月光下,我告别,曾经有一个我,这样来过,又这样别离。


月光如水,这一夜的落脚之处是充满禅意的中式园林小筑。洗落一身行色匆匆,无梦到天明。



              (三)平江路

清晨,没有再花时间去逛风景名胜。趁天色尚阴,日光未起,就在落脚处的周边小巷子闲逛半日。

苏州古名“平江”,平江路大概最能代表苏州的味道。傍河而行,一座座青石小桥连接两边的横街窄巷。幽静的河道在古老民宅的粉墙黛瓦间穿行,斜柳拂水,粉桃生色,宛然一幅水墨长画卷在眼前徐徐展开。


行走在狭窄的青石板路上,隔河的斑驳粉墙里或不时透出一只红杏,一树妖娆。江南的娉婷,水乡的风韵,在这个清晨里带着素淡与含蓄,浸入了早春清冷的空气里,刻在了我的心里。这一幕是我梦里遗落的往事,在迷离的岁月里一次又一次的怀想,就这般悄然潜入心底,而后刻骨铭心。



晨寒渐渐褪去,薄薄的阳光笼罩上寂寂的小巷,人们开始陆续打开木制的门扉,迎来活色生香的一天。吴侬软语在耳边响起,有评弹声穿过隔水的院墙飘在整个巷子里。好想坐在水边怀旧的茶馆,品一壶清茗,听一曲评弹,将流光抛洒,做一个晏然自处的闲人,享一段温润安宁的时光。

而我终是个凡人,无法结庐而居,不能皈依山水禅意,欲望无边,行色匆匆是免不了的俗。只好带着这湿润的梦境离开,继续过那些寻常的日子,留些闪闪摇摇的记忆给自己平常的光阴。

转身别离,即意味着,来日再聚。

忆江南 白居易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

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

早晚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