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攻略#之《重庆防空洞》

法之温度 2018-07-19 16:38:59


重庆主城区在40年代分布了大大小小1700多个防空洞,这些防空洞是如何而来?如今,它们又在哪里?让我们走进这个延续了近80年的特殊产物---“重庆防空洞”


故事得从1938年底说起。

1938年12月2日,日本天皇裕仁下达 “大陆令第241号”。命令陆海军,以航空作战扰乱中国后方城市,摧毁中国战略、政略中枢——重庆


两周后,日本海军第一、第二联合航空队飞临汉口,与陆军第一、第三飞行团会合。此后的五年,汉口成为日军重要航空基地。汉口周围半径1000公里内的所有后方城市,都成为了日军的轰炸目标。



1939年5月3日清晨,45架九六式中型攻击机装载好炸弹和燃烧弹从汉口W机场起飞。庞大的机群穿越三峡,直奔重庆。


重庆如何抵御来自空中的威胁?谁能担当重庆的防空重任?危急关头,重庆警备司令李根固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蒋逵,是重庆大学飞航学教授。蒋逵辞去了待遇优厚的大学教授工作,再披戎装、出山相助重庆防空。


1937年9月1日,重庆防空司令部正式成立。重庆警备司令李根固兼任防空司令部司令,蒋逵任副司令兼参谋长。


1937年底,重庆防空司令部用募来的经费从天津电机厂低价买回一批电话机,组建了重庆范围内最早的远程电话预警网络。


1938年,重庆防空司令部联同成渝铁路局等部门,通过对重庆市区地形的详尽勘察,设计了由朝天门到通远门、临江门到南纪门的防空大隧道。隧道共13个洞口,建成后可容纳4万余人。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人防工程之一。



来自空中的威胁,迫使重庆的城市空间向地下延伸。1939年初,重庆市区共建成公共防空洞、防空壕和私人防空洞各500余个,可容纳12万人避难。但当时重庆市区人口已达40多万人,仍是人多洞少。空袭来临时,只有一小半市民能够进入防空洞,其他人只能提前向城外疏散。


抗战初期,重庆许多私人或单位的防空洞都要购买防空证才能进入,防空证当时是二两金子一个,有钱人出门都随身带着23十本防空证,走到哪里遇到空袭就近躲避。


日机“五·三”大轰炸,炸死居民673人,炸伤居民350人。1939年5月4日,27架日机再次袭渝。因为重庆当时的机场都不具备夜间起降条件,日军特意将空袭时间定在傍晚,避开中国空军的反击。此次,日机投下的126枚炸弹和燃烧弹,让陪都重庆成为了人间地狱。




在这一天的轰炸中,重庆居民死亡约2000人,伤3300余人。连驻重庆的英、法、德等国使馆也未能幸免,各有人员伤亡。


燃烧弹引发的大火烧了三天三夜,重庆城中的建筑有三分之一均被火焰吞噬。


在日军的长期轰炸下,惨案不断发生。1941年6月5日,空袭警报再次响起,大批市民涌入重庆较场口的一个隧道里避难。由于进洞避难的市民太多、加之轰炸持续的时间太长, 1000多人因为通风不畅窒息死亡,酿成震惊中外的“六·五”重庆大隧道惨案。


1941年初,经过蒋逵、胡伯翰两任重庆防空副司令的督造,重庆大隧道已经开通2500米。重庆市区的防空洞总容量达到46万人。这个数字已经接近当时市区的人口总量。1700多座防空洞共同组成了一座庞大的地下城市。轰炸来临时,人们的生活体系完整地从地面转移到地下。


在每一次空袭结束后,重庆又复活了。防空洞打开了,在持续五年多的轰炸之后,这次又有8人在空袭中死去,这真是一个奇迹。


现在的重庆,早已远离日军轰炸机的轰鸣。那些曾经保护山城百姓身家性命的防空洞,也在时代的进程中变换出新的面孔,延续着这道重庆独有的风景。


2011年,重庆地铁一号线建成投入使用。其中多处路段都用到了抗战时期挖掘的防空大隧道洞体。蒋逵,他们那一代人的梦想,终于在烽烟散尽之后变成现实。






下期节目预告--重庆防空洞之旅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纪录片《大后方》第三集之愈炸愈强,了解重庆防空洞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