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书式的深井冰攻略指南,学习一下?

豆腐阅读 2019-11-18 13:07:30


攻略目标是缺爱攻(1)

  单辙一直坚信,自己是上帝的化身。

 

  他认为,基督教的使徒都是他的子民;吃的食物都是他赐给的;祈祷为他、颂歌为他……

 

  总之,单辙觉得,自己就是上帝!

 

  当货车疾驰而来,他推开那个跑到路中央玩耍的熊孩子,单辙就知道,自己可能会回归天国了。那里是天堂,他的圣殿。

 

  躲在一旁默默看着这个孤魂的某号系统缩了缩,果断出声。

 

  [宿主你好,我是……]

 

  “你是我的佣人。”

 

  [额,我是系统君,你可以叫我辣么美.美的不要不要德。]

 

  “上帝的佣人,连名字都这般奢华。”

 

  [……你不想吐槽我吗?]

 

  “这样绞尽脑汁也无法想象出来的名字,一定是我的杰作吧。”

 

  [拜托你不要面瘫着一张脸在那里理直气壮的编瞎话好么!]

 

  “对上帝不敬的人是要下地狱的。”

 

  [债见。]

 

  于是,系统默默的将各项规格传入到单辙的脑海中后,隐匿了。

 

  ——这种劳什子宿主见鬼去吧!

 

  -

 

  有系统在和没系统在的区别在哪?

 

  大概就是攻略自己攻、进度自己猜、剧情是空白,最可怕的是,往往有时候连攻略对象它都不告诉你。最后,在你过得稀里糊涂的时候,系统默默的告诉你一句任务完成……

 

  然后就完成了,不能脱离世界,也不能自己随意离开,只能留下。

 

  ——因为你是被系统抛弃的宿主啊!

 

  没有系统给寻找原身,单辙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就是很突兀的来到这个世界,拥有一个身份……用单辙的话来说,叫做强——插——。

 

  你污了吗?不要狡辩,你们肯定污了。

 

  站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身后是一个还未开门的酒吧。

 

  现在天色将晚,看那车流不息的街道,明显就是下班的高峰期。

 

  单辙面无表情的扫视一圈,没有攻略经验的他想了想,果断闯进酒吧里,对着还在打扫卫生的服务生点点头。

 

  “我要喝酒。”

 

  “这位先生,我们还没有开店……”服务生擦擦额头上的汗珠,神色有些闪躲,不好意思的看着单辙。

 

  [宿主请注意,发现攻略目标。]

 

  单辙眉梢一挑,走近那服务生,围着他转了两圈,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半晌后,点点头。

 

  “嗯,我要喝酒。”

 

  “……”服务生似乎有些局促,他左右看了看,又说了一遍:“我、我们还没开业。”

 

  “那我在这里坐到你们开业,行了吧。”说完,单辙坐到一边的高椅上,板板正正地盯着服务生。

 

  服务生张了张嘴,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

 

  简宥在这里兼职这么久,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奇怪的顾客。

 

  单辙坐在长椅上,盯着简宥摆好桌椅、清理卫生,直到他做完了所有,杵在那里擦拭头上的汗珠时,才轻轻出声。

 

  “这里就你一个服务生么?”

 

  简宥一愣,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如实道:“不,还有其他人……”

 

  “他们都不上班的吗?”

 

  “额,他们不需要来的这么早。”

 

  简宥眉宇间蒙上一层小心翼翼,心中稍稍带了一丝小期待。

 

  ——这个陌生的人,是在为自己打抱不平吗?

 

  单辙的确是见他一个人里里外外做这些事情,有些好奇这么大的酒吧,难不成就简宥自己工作?

 

  见简宥那副好欺负的样子,单辙看了看他,良久才移开视线。

 

  “不工作的人都会被上帝抛弃的!”

 

  那愤愤的、有些小报复的语气,让简宥微微牵起了嘴角。

 

  ——至始至终,都是他自己在做这些事情。似乎已经成为了习惯,其他人也不会来帮忙,自己也不会找人抱怨。现在,有人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感觉真的很好。

 

  那是一种被人牵挂的温馨。



攻略目标是缺爱攻(2)

  一杯酒的时间能有多长?

 

  反正单辙是足足喝了一晚上,从酒吧开始营业,到凌晨酒吧关门。

 

  是的,就这一杯酒,单辙就这样坐在吧台的位置上,一边盯着为客人端酒的简宥,一边用嘴唇沾点酒,用舌头舔一舔,品味一下,便放下,等个五六分钟,再拿起来,抿一口,放下。

 

  这样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就叫做——挑事!

 

  你到底是来酒吧干嘛的?小孩子过家家玩啊?

 

  不过单辙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配上那孤傲的气质,倒是没人敢来搭话。来酒吧的人都是会察言观色的人精,他们保不准以为单辙是什么豪门的小公子哥之类的。

 

  这一晚,简宥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不管干什么,都能感觉一道露骨的视线紧紧地盯着自己,虽然无害,但也太慎人了吧……

 

  酒吧即将关门的时候,单辙找到简宥,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我没有钱。”单辙木着一张脸,语气诚恳:“落入凡间的时候,我没有从我的子民身上索取任何金钱。”

 

  简宥:“……”

 

  说到底就是没有钱对吧?不止没有钱还编出了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想让自己帮忙付钱。

 

  一杯酒钱对于简宥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就算是再穷,也能拿出一杯酒钱。但是这个少年的所作所为,让简宥难免有些不满。

 

  学校里经常有一些学生,为了嘲笑他、践踏他,做出一些多余的事情来突出他的低贱。

 

  是的,来到这样的好学校里,像简宥这种纯靠成绩考上来的人,是最不受待见的。

 

  简宥看向单辙的目光变了,他觉得,单辙就是那些无聊之人找来嘲笑自己的。

 

  即便是如此,简宥还是默默的替他算了酒钱。

 

  花钱消灾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吧,万一在酒吧里闹起来,他可能会被辞退……那么就不会再有第二家给这么多工资的地方愿意用他了。

 

  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可当简宥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看见酒吧门口蹲着的少年,眉头轻轻蹙起。

 

  单辙保持着蹲着的姿势,抬头看他,道:“你终于出来了,好冷啊。”

 

  “……你在等我?”简宥不赞成的摇摇头:“你到底要做什么呢?我并不能给你什么。同样的,如果你是来嘲笑我落魄的生活,你也看到了,这就是我,需要打工才能养活自己。”

 

  单辙静静的听他贬低自己,他水汪汪的眼眸在夜色中微微闪烁。

 

  “你说什么。”单辙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你是被上帝眷顾的人啊。”

 

  话落,简宥的目光突然变得怨恨起来:“什么上帝?谁才是上帝?我不需要那些高谈,我也不需要上帝的眷顾,我现在只希望,我可以吃饱穿暖,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说完,简宥愤愤的转身,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单辙看着他的背影,眸光闪烁,沉默了一会,跟了上去。

 

  ——笨蛋,我就是上帝,肯定会眷顾你啊。

 

  不信任,就是要在祈祷和感化中,让他卸下防备。

 


攻略目标是缺爱攻(3)

  跟简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单辙跟在他的后面,左转右转,最后在一片普通的住宅区中跟丢了。

 

  单辙撇了撇嘴,异常落寞的就地蹲下,双臂环着膝盖,将目光放远,落在那一片漆黑的荒凉之处。

 

  唉,跟丢了。上帝的羔羊已经决定抛弃他了吗?

 

  “你为什么跟着我?”

 

  忽然,简宥的声音从一旁响起。单辙眸光微闪,转头仰视他,像是在酒吧门口一样。

 

  “我没有地方住。”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简宥皱着眉头,语气深处带着一起求饶:“我求求你,你也看到了,我有多么落魄。如果这是你们想要分享的笑料,现在这些足够了吧。我只是个普通人。”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呢。”单辙无辜的歪头:“我早说过了,今天的那些工作,其实你不需要做。”

 

  单辙指的,是酒吧刚刚开业的时候,所有的工作都是简宥自己一个人做完的。

 

  简宥的目光闪了闪,良久,他没有说任何话,而是转身快步离开,那慌乱的脚步,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单辙没有跟上去,而是继续蹲在原地。亲眼看着简宥进入了旁边的单元口,单辙松了口气。

 

  ——至少是在子民的楼下,不担心了。

 

  黑夜缠绵婉转,点点星辰在夜空中发凉,给寂寥压抑的氛围增添了一丝神秘梦幻的色彩。

 

  那点缀在夜空上的星星,如同路灯,照亮了世界,温暖了人心。

 

  这一晚,注定有人是无法安眠的。

 

  简宥翻来覆去,在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就起来了,从下班到躺下不到两个小时。他起来洗漱后,背上书包,准备去上课了。

 

  大学的生活其实不像别人期待中的那样轻松,更加不是电视剧里那种精彩的大学生活。用简宥的话来讲,就是把平庸的生活,换了一个地方去体验。

 

  这间六十平的小屋子是他租来的,每月500,因为地段比较远,又是老楼,所以能便宜一些。这样的他就必须早点起来,省下路费,跑步去大学,赶上自己的第一节必修课。

 

  匆匆拿了一片面包,简宥奔下楼,刚出了单元楼口,就被蜷缩在旁边草丛中的人吓了一跳。

 

  走过去,就见那人睡得香甜,夏天的夜晚不冷,甚至比室内还爽快。这人怕是睡得舒服着呢。

 

  简宥看出,他就是昨晚跟着自己的人。

 

  一时间,心中似是古钟敲打,很不是滋味。

 

  这个少年,真的只是要嘲笑自己吗?

 

  简宥盯着躺在地上的单辙半晌,走上前,蹲下,轻轻晃了晃他的肩膀。

 

  “起来吧,早晨可凉着呢。”

 

  单辙被晃得缓缓睁开眼,半眯眼看着来人。

 

  “唔……你终于来拯救你的上帝了吗。”

 

  简宥:“……你快起来,回家去。”

 

  单辙坐起来,揉了揉眼睛,闷声道:“我没有地方住。”

 

  “别闹了。”简宥站起来,不想相信单辙的话。

 

  单辙也跟着起来,看见他手里的面包,伸手自然的抢了过来,放在嘴里吃。

 

  “唉,那是我的早饭。”

 

  “唔,上帝饿了你也不能不给吃的啊…”



?点击下阅读原文,后续内容更精彩